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71308260470.jpg>
亓龙元指着鱼塘内全部死光发臭的鱼

&nbsp

  文/片 记者 李小凯 李涛

  12日下午3点,站在承包期10年的150亩鱼塘前,49岁的亓龙元望着水塘里面飘起的死鱼,闻着已经发臭了的塘水,心里说不出地愁苦。自10日早晨发现有鱼死亡开始,3天来,亓家塘内的鱼几近死光,而无论是亓龙元还是村民,都把质疑的眼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家养鸭场。

  鱼塘里陆续漂起来死鱼

  10日早晨5点多,家住山东潍坊市昌乐县营丘镇亓家店子村的亓龙元像往常一样早起查看鱼塘。

  谁知这一看不要紧,此时的鱼塘里已经漂起不少死鱼。亓龙元赶紧划着船拿着网在鱼塘里面打捞飘起来的死鱼,“得赶紧捞上来,不然死的更多”。原本以为正常死几条鱼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谁知10日下午,水塘里面漂起来的死鱼越来越多,等到晚上的时候,鱼塘水面上已经漂满了死鱼,“基本上全部死光了”。

  11日、12日两天,很多周围村里的人都围在亓龙元的鱼塘前,因为都听说亓龙元的鱼塘死了很多鱼,都来捞鱼吃。来捞鱼的人太多,有的甚至开着车来拉,150亩的大鱼塘,亓龙元一家人也看不过来,“能捞走的,都被捞走了,反正不捞也就烂了、臭了”。

  安安分分养殖了5年鱼的亓龙元,面对今天的境遇有说不出的苦楚。鱼塘这一遭,亓龙元今年全家几无收入。

  这个150亩的鱼塘是亓龙元2007年承包的,期限为10年,今年才第五年,4个月前刚刚放了一万多斤的各种鱼苗,有花鲢、鲤鱼等品种,现在大约都长到3斤左右,有的已经长到5斤多,而现在差不多已经全部死光。

  绝产损失达几十万元

  13日下午,亓龙元带着记者再次来到他的鱼塘,在鱼塘的岸边一片片的死鱼飘在那儿,整个鱼塘放眼望去也满是漂浮的死鱼,一股浓重的臭味蔓延在鱼塘周围,不少邻村的人还拿着网子在寻找能捞回去吃的鱼。亓龙元说,这些没捞完的鱼都烂了、臭了,连水都有味了。

  在鱼塘东侧一个几十平米的小平房,亓龙元吃住都在此,只为每天能好好的看护这个鱼塘,再加上今年鱼塘的水特别多,目前市场上鱼价也非常乐观,原本他还以为中秋节的时候能卖个好价钱,可惜现在全死了。

  亓龙元用船载着记者划到鱼塘的北侧和西侧,因为这两侧行路不方便,所以不少死鱼都没有被捞走,放眼望去都是死鱼堆着死鱼,而且个头都在三四斤左右。亓龙元用鱼网捞起飘在水面的一条个头很大的死鱼对记者说,这片都是大鱼,小的一条4斤多,大的都过5斤了,“都这么大个头,都可以卖钱了,结果都死了,真的是非常心疼啊。”

  按照往年的情况,这一塘鱼亓龙元能卖20多万,即便碰上哪一年鱼塘水不多的时候,也能卖个十几万,但是今年这一遭,鱼塘绝产全家几无收入。

  鱼塘“杀手”直指附近养鸭场

  对于鱼死亡的原因,亓龙元有十分把握。他说,就是附近那家养鸭场。而这一点也被附近好多村民证实。除了替亓龙元的鱼塘感到惋惜外,不少村民纷纷站出来替他喊不平,将罪魁祸首直指附近的那家养鸭场。

  亓龙元带领记者来到位于鱼塘西侧的养鸭场,养鸭场和他的鱼塘仅仅一路之隔,沿着一条刚硬化的村村通路往北走,一路上都蔓延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在养鸭场外墙上不隔几米还能看见一个洞,而在养鸭场外墙拐角处好几股黑水就从这些洞里往外流,沿着硬化路面上一条西沟流入亓龙元鱼塘附近的水沟。现场正好有一位李庄的村民在疏通硬化路面的那条小细沟,他告诉记者,这条小沟也是村民们自己挖的,要不然养鸭场的污水就一直沿着硬化路面往北流,弄得大家根本无法通行。

  另外,该村民还说,养鸭场的这些污水是24小时无间断的往外排,“只要里面有鸭,污水就不断”。原先,污水是往南面的田家老庄排放,但是后来由于田家老庄的村民反对,自去年开始,污水就改成往北排放了。而这些污水也正好沿着水沟流入亓龙元的鱼塘,“每天这样往鱼塘排放污水,你们说鱼能不死么?”另外,据亓龙元介绍,去年这个时侯,附近的另一个鱼塘也出现过大面积的死鱼,也是这些污水导致的。他的鱼塘也出现过死鱼现象,但并不是很严重,而今年却是大面积的死亡。

  一个占地百亩的养鸭场仅排放一些冲刷鸭舍的污水就能让鱼塘里的鱼绝产,周边植被死亡吗?

  对此,很多围观的村民告诉记者,鸭场的污水并不仅仅是冲刷鸭舍这么简单。为了消毒,工人往往用火碱消毒。由于强碱性,对水体可造成污染,对植物和水生生物有很大杀伤力。

  污水曾致村民饮水井搬迁

  沿着硬化路一直往北走到达李庄的南侧,硬化路两边的水池已经布满了鸭粪,东侧不少浸泡在污水中的大树的树根也开始腐烂,横倒在地上。

  李庄的村民说,这些水池原来都是村民们用来蓄水抗旱浇地用的,自从被鸭场的污水污染了之后,现在已经没有村民用这些水浇地了,就连李庄原本在村南头的饮水井,也因为污水不得以搬迁到村北头,“村里对这事怨声载道,有苦没地儿说”。

  另外,李庄的村民向记者反映,养鸭场是2008年建立的,征用了田家老庄100多亩的地,最开始的几年周围的水源还没出现不好的情况,但是自从去年污水北排之后,整个李庄、亓家店子的饮用水、浇地用水都遭到了毁坏,鱼塘当然也不能幸免。而且由于污水排放的越来越多,夏天时候的蚊虫满天飞,臭味在村里都能闻到。

  亓龙元告诉记者,他之前也曾去找过养鸭场,但一直没有起效果,污水还是照样排放。亓龙元表示,他也找过相关主管部门,主管部门也到现场查看了,也表示进行协调,但眼看鱼塘的鱼都要死亡了,也没得到协商的结果。亓龙元告诉记者,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能给自己死掉的鱼给一个满意的处理答复。

  一位亓家店子村的村民站在鱼塘边观看死鱼情况,他告诉记者,照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这片鱼塘很快就会成为一片臭水,届时周边的村民生活肯定会受影响。该村民还告诉记者,要想让鱼塘的水恢复,只能先关掉养鸭场排污口,否则一切举措都是无用的。

  李庄村的村民也纷纷表示,希望养鸭场及时搬走或关停,还给村民一个干净舒适的生活环境。

  我们将会继续关注污水致使鱼死亡事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