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和2009年2月,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滨海县境内的射阳河流域相继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网箱死鱼事件,几十家养殖户共损失了700多万元。奇怪的是,一段时间过去了,养殖户们始终没闹清自家的鱼是怎么死的,别人问起来,他们会苦笑又略带愤恨地说:“是天灾!”

  我们的鱼怎么了?

  2008年的7月,对江苏省盐城市境内与射阳河相连的三涧河和八丈河的网箱养殖户来说,无疑是黑色的月份。“网箱里的鱼全死了,拖上来都翻着白花花的肚子,野生鱼也都漂了上来,三涧河口段上下几十里的鱼都死光了。”盐城市滨海县五汛镇的徐为东从自家的小船里拖出一摊黑色鳃骨的残骸,神情激动地述说当时死鱼的情形。那时他家198只网箱2000斤左右的鱼还有一周时间就快上市,却在一夜之间都飘上了水面,随之打水漂的还有30多万元的养殖投入。像徐为东这样的专业养殖户很少种田,每天侍弄着网箱里的鱼,起早贪黑辛苦两三年,希望把鱼卖了后,发个辛苦财,却没想到血本无归。损失稍小的人家选择沉默,寻摸着赶紧找其他活干,毕竟要养家糊口。损失较大的像徐为东家,则没有这么洒脱:没耕地、没门路,只有几条小船和一些养鱼设备,损失惨重,总得弄清楚原因是什么。用他的话说:“要饭也得要个明白!”

  在徐为东等人为死鱼时的水质、死鱼检测忙碌时,2008年农历腊月二十六,射阳县四名镇养殖户顾乃迪等&nbsp29家养殖户的网箱鱼再次大规模死亡,虽然经过紧张救治,但死鱼现象一直持续。事情发生后,养殖户们连夜向射阳县、滨海县有关部门举报了死鱼情况,两县随即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到死鱼发生水域开展检测水质、检测死鱼等相关工作。

  裁定结果,为什么有疑点?

  为了及时了解鱼水检测的进展,养殖户们几乎每天都到相关部门咨询情况,甚至还跟着检测人员跑了几次南京,不过并没有得到关键的检测结果。没有经过环保部门的鉴定核实,养殖户带去的水没有检测资格。死鱼只做了表皮化验,不能说明具体死因。正当养殖户们到处寻找证据,准备重新检测时,第一次死鱼事件的裁定结果出来了。

  所谓“裁定结果”,即是一张由射阳县海洋与渔业局在2008年8月20日出具的死鱼问题原因的分析,从三方面作了解释:水质方面,2008年梅雨季节雨量偏少,射阳河作为里下河地区重要的行洪通道,水质不够稳定;天气方面,2008年夏季是一个多阴、低压、高温、闷热季节,死鱼河段中溶解氧过低;技术方面,养殖模式、河道网箱布局不合理,在沿岸并排放置2排~3排网箱,很容易造成水体缺氧,养殖技术和管理水平较低,抗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较差。对于养殖户反映可能是外源性污染造成水质恶化、引起鱼类死亡的情况,射阳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也进行了反复排查,对不同地段网箱养殖水样进行了采样检测,没有检测到射阳河网箱养殖段水质超标。

  对于这个简单的裁定结果,养殖户们并不满意。他们认为,死鱼原因分析先于水质检测结果出来,不合情理。不过由于错过了及时取证的机会,没有任何关于死鱼的病理检测和当时水质监测数据,2008年的死鱼原因就像埋在水底的石头,甚至要被青苔慢慢掩盖。按理说,有了上次的经验,加上时间间隔不长,2009年2月的死鱼事件应该更容易摸清,然而现实并非如此,因为养殖户们根本没有看到相关化验材料和处理文件。当时的上层鱼种白鲢全部死亡,但同一条射阳河,五汛镇民便河向上100多里的网箱鱼则逃过一劫,并于2009年8月份向市场出售,这让养殖户们摸不着头脑。受损养殖户顾乃迪说起来还是只能摇头:“我们手里什么数据都没有,知道鱼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死。我们相信政府部门,举报了,却没了后续,都说信息公开,只是听说,没亲眼见过。死鱼应该是天灾吧!”

  鱼死和污染,有关系么?

  细细分析了手头仅有的“原因分析”后,养殖户们找到了疑点,比如,“水质不稳定&nbsp”可以理解,但不至于这么多鱼都死亡,况且当时三涧河上游1里处也有其他养殖户在进行网箱养殖,未发生死鱼现象;如果网箱养殖密度大导致网箱鱼死亡,那么同河段野生鱼怎么也会大量死亡呢?事件发生后,养殖户们每天沿河观察情况,用摄像机、照相机等设备拍摄实情,发现事发后至9月14日,死鱼发生河段一直存在野生鱼大量死亡的情况。疑虑更多了,他们希望看到海洋渔业局、环保局等单位的检测报告单,看到具体数据,了解科学检测的情况。不过现在,渔民们手里除了一份水质报告单以外,没有任何监测数据能为那两次死鱼事件说话,而这唯一的水质监测报告似乎也和两次死鱼事件毫无瓜葛,因为这份由射阳县环境监测站出具的&nbsp“废水检测报告”的备注一栏里写着“此报告为2008年7月27日群众举报投诉江苏金马油脂科技发展公司废水污染问题现场该公司排口监测数据,不作为射阳河网箱养殖死鱼事件处理依据,关于射阳河网箱养殖死鱼河段水质监测数据以2008年7月15日~17日现场分析数据为准。”时间、缘由清楚明了,当然数据也权威真实。这份报告单上的数据显示,在八丈河排口的检测水,除pH值、氨氮外,化学需氧量、色度、石油类含量都已严重超标,有的甚至超出标准含量500&nbsp倍。

  金马油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临海镇同胜村,创建于2002年,主要生产油酸、植物脂肪酸、沥青等化工产品,是盐城市知名企业。养殖户们在多次寻河后发现了金马公司在三涧河一隐蔽河道中的排污口,并发现了排污口附近的野生死鱼,立刻上报给了环保部门,自然而然地也将排污&nbsp———水污染———死鱼联系了起来。但口说无凭,更别谈这只是个假设了。

  人与自然,如何协调?

  笔者采访时,看到的所有材料均显示,水质监测正常、鱼类只是表皮感染了正常细菌。但几万斤的鱼死了,人们不知缘由地损失了700多万元,看来只能用“天灾”给这两次事件一个正常的解释了。

  采访快要结束时,笔者看到一份文件,上面写着,射阳河一二级水体内将禁止养鱼,所有养殖网箱将在规定时间内被清理,目的是为了保护重要水体的环境。渔民们喜忧参半,喜的是,水环境保护终于开始提上日程了,忧的是以后鱼都不让养了,自己还能干什么?射阳河宽约500米,深约10几米,属天然河道,沿河有射阳、阜宁、滨海三县,是三县从古至今的饮用水源,也是沿河的人们水产养殖的重要场所,理应重点保护。养殖户们纷纷表示,保护水环境不让养鱼,大家绝对响应号召,但如果养鱼不存在污染问题,政府是不是也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分级规划水体、放宽养殖政策?毕竟大家是渔民,要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